金沙检测线路js69

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群体风采正文
 
“幼苗”生存不易 高校冰壶队需要更多“阳光”
发布时间:2020-11-20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彭晓烯 字体:

  冰壶被誉为冰上象棋,非常适宜在大学生中开展,但实际情况是,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开始关注冰壶运动,却鲜有大学能组建一支冰壶队。是什么束缚了冰壶在大学的生根?
  在第三届首都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的现场,记者对8支参赛队进行了随机采访,发现8支冰壶队的诞生大多都与首都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有关。“我们刚接到第一届首都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的通知时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齐参赛队员,于是在滑雪队里找了几个队员组队参加了培训和比赛。”北京大学体育部教授何仲恺介绍。北大冰壶队的仓促参赛是当时20多所北京高校参赛队的一个缩影,尽管在首届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中未能进入半决赛,但北大借此次比赛的机会创立了冰壶队。
  “目前我们有一个冰壶群,里面有20多名爱好者,大家自发地进行训练,有比赛时我们会挑选队员组队参赛。”何仲恺说。北京大学冰壶队的队长孟凯鑫分享了“拼队友”的故事,他说:“在首届比赛后,我们在北大上万的学生中辗转寻找队员,四处打听可能对此感兴趣的人,然后发动身边的同学、朋友,一垒解小乔就是三垒王远方的同学。”这支北大冰壶队的5名参赛队员中有4人参加了第二届和第三届首都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第二届获得了季军,第三届夺冠。“我们向上的成绩曲线和队员们的高智商有很大的关系,尽管练习时间较短,但他们观察整体局势,做出正确选择和判断的能力较强,心理素质比较好,这是我们制胜的关键。”何仲恺说道。
  获得亚军的北京工业大学冰壶队来自2017年3月建社的校内冰壶社,是少有的诞生在首届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之前的队伍,现在已经拥有百余名社员,在三届比赛中收获了一金一银的成绩,是北京各高校中实力最为强劲的队伍之一。尽管如此,北京工业大学的冰壶队发展也举步维艰,因为没有外部资金的支持,只能靠学生们的自发组织。而这也是首都高校冰壶队共同面临的难题,一次训练每个人大约需要花费150至200元左右,对于学生而言如果想长期训练这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我之前交完训练费手里只剩下了2元7毛。”北京大学队替补队员苏祺超开玩笑地说出自己的“辛酸往事”。时间成本也是一大制约,北京市内的冰壶馆只有两处,队员们想要练习,往返需要花费2个小时左右,这让很多本就有课业压力的大学生望而却步。“我们在第一天比赛结束后,队长一边在实验室做实验一边复盘和布置战术,二垒马上要考试,大家都很忙。”北京大学冰壶队王远方说。
  困扰他们的还有人员的梯队问题。大学社团或校队受到学制的限制,人员更替速度非常快,即使是大一入校即入社,经过一年的训练和学习,大二就要成为社团顶梁柱,大三开始培养下一届,大四要专注毕业相关事宜。而这只是最理想的成长模型,一旦其中一届学生中找不到愿意接任的队员,社团就可能面临“夭折”。孟凯鑫找队友的艰难实则是高校冰壶队每一年都要面临的难题。高校大学生冰壶比赛中参赛阵容最为固定的北工大队,4名队员也进入了大四,在第三届比赛中进行了自己的“谢幕战”。如果没有外界的支持,仅靠学生的自发兴趣,冰壶想在高校中真正扎根非常困难。在北工大的支持下,来自其他项目的教练王佳跨项成为了冰壶队的教练。而这正是高校冰壶队最需要的助力之一,可以说,入社招新是兴趣指引,而指导老师或教练的入驻则是“火把”般的存在,能形成稳定的对外联络通道,为每一届社员的成长提供指引,不断沉淀队伍的成长经验。
  首都高校大学生冰壶赛,“飞雪杯”全国大学生女子冰壶争先赛……赛事为北京高校播下了冰壶的种子,但从种子到幼苗,从幼苗长成为树木,阳光、水分、肥料缺一不可。从上述情况不难发现比赛的重要性,如果能有更多高校冰壶赛事,学校冰壶队一方面可以增加训练时间,激发训练热情,另一方面也能争取到更多的资金,赛事奖金也将能贴补部分训练经费。(转自11月20日《中国体育报》08版)

×

为了确保咨询回复质量,请您提供真实的姓名、电子邮箱、电话等信息。我们将做好公民个人信息保护,并确保相关信息仅用于政务咨询答复工作。

Baidu
sogou